2031年澳大利亚将短缺超过66万栋住宅

market_120614

据2012年6月14日《澳洲人报》报道,一份新的政府报告预测澳洲的住房短缺问题将会愈加恶化,未来20年的住房缺口将超过此前预计的水平。

“未来一到两年的住房供应增长将会减慢,这暗示住房短缺不但没有消失,相反还恶化了。”报告说,“这预示着,假设人口继续以预测水平或接近预测水平的速度增长,那么住房供应不足的问题将会恶化。”

该报告预言,尽管到2031年之前澳洲将平均每年新建15万套住房,但家庭数量却将以每年16.3万户的速度增长。到2031年,住房需求量将比供应量高出66.3万套,相比该理事会半年前在报告中预测的64万套进一步升高。

理事会发言人唐纳德(Owen Donald)说,过去几个月里的低住房营建率加剧了住房短缺危机。“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我们担心这恐怕会对人们的职业能力造成一些相当严重的后果,尤其是移民跟年轻人将无法住进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。”唐纳德说,“我们需要增加住房储量,但现在的增速却不够快。”

唐纳德提到,建筑业劳动力短缺以及缺乏基础建设资金阻碍了新开发案的推进。他着重指出,面向低收入者的平价住房不足,是政府需要再努力的领域。

据2012年6月14日《澳洲人报》报道,一份新的政府报告预测澳洲的住房短缺问题将会愈加恶化,未来20年的住房缺口将超过此前预计的水平。

“未来一到两年的住房供应增长将会减慢,这暗示住房短缺不但没有消失,相反还恶化了。”报告说,“这预示着,假设人口继续以预测水平或接近预测水平的速度增长,那么住房供应不足的问题将会恶化。”

该报告预言,尽管到2031年之前澳洲将平均每年新建15万套住房,但家庭数量却将以每年16.3万户的速度增长。到2031年,住房需求量将比供应量高出66.3万套,相比该理事会半年前在报告中预测的64万套进一步升高。

理事会发言人唐纳德(Owen Donald)说,过去几个月里的低住房营建率加剧了住房短缺危机。“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我们担心这恐怕会对人们的职业能力造成一些相当严重的后果,尤其是移民跟年轻人将无法住进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。”唐纳德说,“我们需要增加住房储量,但现在的增速却不够快。”

唐纳德提到,建筑业劳动力短缺以及缺乏基础建设资金阻碍了新开发案的推进。他着重指出,面向低收入者的平价住房不足,是政府需要再努力的领域。